當前位置:魯南網 -> 文化 -> 文學驛站 ->

大桂山深處

來源:人民日報 編輯:湯婷 發布時間:2018-11-12 17:26

來源:人民日報 | 王劍冰  2018年11月12日07:50

  一

  朋友說,什么時候你來看看賀州土瑤。這是瑤族古老的一支,目前只有六七千人,主要生活在廣西的大桂山脈中。

  平桂區的忠民和衛賢帶著我出發。忠民說,土瑤就在這山巒的深處。一條河依著山巒,河很古老,兩岸出土過石器時代的遺留。進了大山的褶皺,路也變得狹窄。路上不時有滾落的草木泥土或石頭,也會見到有人在清理。車子不斷地翻山,似乎永遠也翻不盡。偶爾對面來了車,兩車會友好地回倒找地方錯讓。忠民說,這條水泥路還是前些年修起來的,以前的路更艱難。

  轉過幾座山巒,漸漸看到了寨子,開車的衛賢說這是從山里搬下來的,我們要去的還在深處。遇到一處塌方,巨大的山石將路堵死了,即使動用機械設備,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解決的。迎接的人帶著衛賢回去借了兩輛摩托車,好不容易在塌方處過去,摩托車便在山間跑起來。我坐在后座,兩手抓得緊緊,衣衫和頭發一同鼓蕩,像路旁淡藍色的蕕草花。一處明水在前面攔截,幾個人下車捧著就喝,那是不用搬運的山泉。

  漸漸就看到了土瑤山寨,忠民說這個山寨叫大沖。有三十多戶人家。大沖,是說的水,還是峽?這呼嘯而來的稱呼,沖得人仰頭四顧。

  山峽很窄,卻讓人覺出世紀的寬度。一座座土瑤屋,雕刻著歲月風霜。陽光流連在山腰,把一些樹染亮,那些樹是土瑤人喜歡的杉樹和茶樹。遠遠看見山瀑,似搭著銀梯往上攀。到處顯現著綠以及更綠,靜以及更靜。

  二

  據說,最早到達大桂山的土瑤先民,無法抵抗一片燦爛,在一個春天留駐下來。這里有山的屏障、水的滋潤,有林的給養、地的奉獻。那個時候,每個人的身體里都住著夢想,眼淚與悲愁很少光顧,堅韌的生命總是在很小的地方開田種地,今年種了這爿山,明年便去種那爿山。

  據說,誰家女子嫁到山外,就讓全寨的人到你家吃三天。簡單的生活內容,供不起更多的嘴巴,以致很多年,都不會發生這種事。為何行此規矩?老族長會告訴你,外邊的女孩不情愿進來,而女孩子嫁出去,土瑤人會越來越少。不過現在這規矩早破了。我在另一處土瑤地看到過男女背靠背被紅帶綁著的熱鬧婚喜。服飾是那般精秀出彩,直把一個人兒襯托得霞光萬道。那個時候,家家的桌子都被排出來,排成空暇處的長席宴。米酒總是一杯杯端來,歌舞總是隨著篝火到晚。

  婚俗的規矩早就打破,另外的規矩堅持了很久,發現小偷小摸之事,這家要給每位族民半斤肉及米面悔過。這樣的規矩使寨子長時間平安無擾,而人也敦厚本分,心地誠實。土瑤人后來知道了山外的世界,出去做工掙錢,融入現代生活。

  大概二十年前吧,連接各寨子的路還是手扶拖拉機都通不過的窄土路。瑤民趕一次圩,天不亮出發,天黑也趕不回來。每年農歷白露這天,三山五寨的瑤民會自發地帶著干糧修整道路。

  正午的陽光照著。看到來人只是笑,屋前的人并不起身,該抽煙抽煙,該編簍編簍,倒讓人覺得自在。我問一個正編茶簍的女子,半天才聽清她叫趙六蘭,她的手一直在穿插細長的竹片。問她可成家,她臉一紅,顯現出深山女子的清純。以這種清純編的竹簍裝茶,茶都添了滋味。她是從另一個寨子嫁過來的,從沒有走出過大山,沒去過賀州和平桂,只去過鎮上趕圩。因為沒讀過書,所以要讓孩子上學,寨子有教學點,只上一二年級,三年級就該去村委會所在地,白虎沖。

  進到潘月養家,灶屋里燒著木材,熊熊的灶臺上一個蒸籠,上邊有汽在冒,原來主人在做酒。正屋的房頂搭著棚子,主人說棚子上是茶。常年生活在山中的土瑤,一直有把茶當藥的習俗,茶簍擱置在有火塘的閣樓上,防蟲防腐,也便于茶葉陳化。他們有一個詞叫養茶。后來我在獅南寨子見到黑茶茶廠主人老黑,老黑說,就是要把茶交給這些有人氣兒的家庭去養,大致要養一年左右。在棚子的下面,是剛剛燒過的火塘。

  三

  我想去看看那個教學點。山道太窄太陡,穿過無數石崖,少數老屋。路上被什么東西砸到,悶響與疼痛同時在左肩著陸,繼而發現這一段路落滿了青果。鷹鵬說是沙梨。鷹鵬在這里一年多了,對大沖已經十分熟悉。

  仍在轉坡,轉坡。孩子們每天都是這么攀上爬下嗎?我的感嘆隨之脫口,鷹鵬說是的,不過這里的孩子大多習慣了,不覺得有什么。隨即我看到了孩子們,他們正在教室前后鬧耍。山地窄小,只有一間教室,一二年級同在這間教室上課。唯一的老師鳳接轉是本寨人,他已有二十年教齡。我說一二年級怎么上課?他說一年級坐左邊,二年級坐右邊,給左邊講課,右邊做作業,給右邊上課,左邊做作業。會不會有孩子也聽另一年級的課?也會的。這倒有意思了。這個時候孩子們進來了,都是六到八歲的孩子,我隨便問問他們的名字,翻翻他們的課本,他們都會露出羞澀的神情。我們離去的時候,聽到了稚氣的聲音在山間回蕩:月兒彎彎、掛藍天,小溪彎彎、出青山……

  來到白虎沖的時候,一群穿彩衣的孩子正在跳竹竿,竹竿清脆的聲響伴隨清脆的歡笑。三四年級的孩子,從各個山沖的教學點聚集而來。

  我知道,這些孩子會一個點一個點地走出去。村民紅芳的女兒已經到平桂上師范,她說孩子畢業還回山沖當老師,她支持女兒。有些孩子將來可能成為山外的新娘或女婿,然后意氣風發地回來省親,說這就是生養我的地方,聲音里會有諸多自得。他們的家鄉幅員遼闊,一個寨子就涵蓋了無數山川。

  出山的時候,已經是黃昏,還是一重重地往外踅。踅到半山,那般紅潤的夕陽挑在了山尖上,而河似從下邊翻上來,把重山與夕陽過濾,然后帶著漬跡漂向很遠。再轉過一座山,夕陽已經不見,不知落在了哪個“沖”里。


0
时时彩官方网投注平台 丰宁 | 西贡区 | 莱芜市 | 阿尔山市 | 东莞市 | 山阴县 | 湛江市 | 永济市 | 大安市 | 三台县 | 喜德县 | 郁南县 | 嘉祥县 | 柳林县 | 华坪县 | 驻马店市 | 大渡口区 | 米林县 | 永安市 | 武清区 | 柳州市 | 温泉县 | 晋城 | 镇巴县 | 白银市 | 乐平市 | 日土县 | 高台县 | 平武县 | 通江县 | 金沙县 | 壤塘县 | 太湖县 | 辉南县 | 正宁县 | 卫辉市 | 三都 | 曲麻莱县 | 海兴县 | 平顶山市 | 即墨市 | 深水埗区 | 南岸区 | 施秉县 | 惠州市 | 莱阳市 | 辽宁省 | 息烽县 | 三明市 | 抚宁县 | 台前县 | 区。 | 道孚县 | 饶河县 | 芦山县 | 兰州市 | 安远县 | 金川县 | 和政县 | 临夏县 | 巴青县 | 曲麻莱县 | 兴山县 | 栾川县 | 绍兴市 | 卫辉市 | 读书 | 灌南县 | 华安县 | 台湾省 | 永城市 | 轮台县 | 太仆寺旗 | 永嘉县 | 于田县 | 泽普县 | 赫章县 | 息烽县 | 罗甸县 | 县级市 | 兴山县 | 新巴尔虎右旗 | 剑阁县 | 无为县 | 张家口市 | 醴陵市 | 冀州市 | 上蔡县 | 定结县 | 农安县 | 余江县 | 禹城市 | 许昌县 | 巴东县 | 大石桥市 | 台湾省 | 东兰县 | 许昌市 | 阿拉尔市 | 依安县 | 宜昌市 | 精河县 | 常熟市 | 巴东县 | 恩平市 | 孝感市 | 万安县 | 阜新市 | 神农架林区 | 琼海市 | 华蓥市 | 桐乡市 | 普洱 | 平原县 | 平定县 | 佛山市 | 河西区 | 商丘市 | 司法 | 铜山县 | 泸定县 | 策勒县 | 高邑县 | 桦川县 | 兖州市 | 肇庆市 | 宁津县 | 湘潭市 | 珠海市 | 凤台县 | 双城市 | 区。 | 兴和县 | 亚东县 | 兴安盟 | 连州市 | 天气 | 夏河县 | 容城县 | 广饶县 | 马山县 | 北碚区 | 沙坪坝区 | 深圳市 | 雅安市 | 威远县 | 余姚市 | 伊春市 | 安国市 | 石阡县 | 延吉市 | 遵化市 | 蒲江县 | 读书 | 苗栗市 | 莱州市 | 堆龙德庆县 | 新乡市 | 确山县 | 炎陵县 | 瑞丽市 | 西畴县 | 天门市 | 福安市 | 榆树市 | 收藏 | 康平县 | 扎囊县 | 襄城县 | 五河县 | 塔城市 | 沈丘县 | 普兰店市 | 新闻 | 张家口市 | 泗水县 | 洛隆县 | 吉木乃县 | 堆龙德庆县 | 安新县 | 镇平县 | 文昌市 | 泰兴市 | 从化市 | 宁波市 | 辽中县 | 陆良县 | 南安市 | 桃园市 | 泗阳县 | 大足县 | 赣榆县 | 临高县 | 太仆寺旗 | 苏尼特右旗 | 宁津县 | 萍乡市 | 四子王旗 | 易门县 | 恩平市 | 盖州市 | 垫江县 | 库伦旗 | 安乡县 | 湟中县 | 双辽市 | 宣恩县 | 都兰县 | 永和县 | 榆树市 | 阿城市 | 永新县 | 芦溪县 | 克山县 | 丰原市 | 定日县 | 贵定县 | 信宜市 | 克什克腾旗 | 额济纳旗 | 陕西省 | 浙江省 | 华坪县 | 平陆县 | 漯河市 | 波密县 | 前郭尔 | 北票市 | 缙云县 | 冕宁县 | 武穴市 | 南岸区 | 普定县 | 彭山县 | 汤阴县 | 漳州市 | 清河县 | 梅州市 | 沁水县 | 灵山县 | 垣曲县 | 来凤县 | 芒康县 | 蛟河市 | 渑池县 | 白玉县 | 东乡族自治县 | 漳州市 | 寿宁县 | 苏尼特右旗 | 蚌埠市 |